股票配资大赚雷声滚滚!国元信托再爆产品逾期金额达2亿元创新能力不足或成公司绊脚石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
近日,国元信托被爆出旗下 股票配资大赚“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股票配资大赚资金信托计划”出现逾期。12月6日,国元信托官网有一则有关国元安盈201702045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加密临时公告或与本次信托项目逾期有关。

  据了解,该股票配资大赚产品募集于2017年,募集规模2亿元,期限为2年,付息方式为自然半年付息。截至12月9日(即一期产品到期十个工作日),该产品本金利息均未支付。

  据悉,该项目融资方为陕西省韩城市黄河新区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黄河新区建设),担保方为韩城城投,资金用途为补充融资方流动资金,最终用于市政基础设施建设。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国元信托政信项目第一次爆雷。

  国元信托雷声滚滚 项目单方面延期兑付

  根据招商证券12月3日统计,此前,国元信托旗下安盈系列已有3个项目逾期。

  最先被爆出违约项目为 “国元安盈201702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,该项目也出现延期的情况,融资方为贵州清水江城投集团有限公司。此前,国元信托称,“我司作为受托人特书面函告知并征求您的意见:是否同意将本信托计划到期日调整为2019年11月30日;同时,若您同意调整,从延期开始之日起至实际兑付日按10%/年计算投资收益。”

  然而,让人不可思议地是竟未征得部分投资人同意的前提下,单方面延期兑付。有投资者表示,并未同意此意见相关条款,并且在合同规定期限日并未收到本金。而当事人国元信托称,违约情况确实存在,正在与当地政府及担保方取得联系,不保证在11月30日前完成兑付。

  随后,“国元信托·安盈·20160200股票配资大赚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也被爆出违约。根据国元信托公告,该项目成立于2017年1月25日成立,实际募集金额1.78亿元,本信托资金贷款给遵义市播州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借款人将所获得信托资金用于日常经营周转。

  截止2019年6月底,借款人和担保人净利润分别为-923.58股票配资大赚万元、-40531.12万元,造成两者利润为负的主要原因是借款人和担保人作为政府融资主体,其收入主要是年底与财政结算后体现,且企业经营期间各项费用正常列支,因此净利润为负。此后,国元信托删除了该公告。

  此外,还有另一违约信托产品为“国元安盈20170300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。融资主体为贵州省安顺市交通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“安顺交投”),担保人为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。

  该产品除了第一期完成了兑付、第二期部分本金兑外。其第三期、第四期也分别于2019年8月22日、9月14日到期,投资人未收到相应本金,截至目前该笔债项逾期规模为1.6亿元以上。

  业绩连续三年下降 今年业绩或难言乐观

 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安徽国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(简称“国元信托”)是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非银行金融机构,是安徽省唯一一家省级信托公司。国元信托大股东为安徽国元控股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,持股比例为49.69%,实际控制人为安徽省人民政府。

  董事长为许斌,1963年5月出生,一级企业法律顾问,金融从业20余年。历任安徽大学法律系教师,安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法律事务部副主任、主任,安徽国元控股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法律部主任,安徽国元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裁助理、信托业务总部总经理,安徽国元控股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总法律顾问、安徽国元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监事长,安徽国元控股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、总法律顾问;现任国元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,安徽国元控股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、副总经理、总法律顾问。2015年5月开始,许斌同时担任国元信托董事,2018年7月兼任安徽国元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。

  根据公司年报,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国元信托实现营业收入分别约为8.76亿元、6.75亿元和5.78亿元,同比下降为27.82%、22.92%和14.47%。同时,这三年分别实现净利润约5.84亿元、4.72亿元和3.68亿元,下降幅度分别为32.93%、19.17%和21.97%。2018年末信托资产规模为1977.63亿元,68家信托公司中,处于行业中下游水平。

  其2018年报显示,国元信托新增风险项目7笔,风险资产规模合计30亿元,化解或部分化解风险项目8笔,风险资产规模合计28亿元,年末不良资产率2.28%。另外,国元信托公司信托业务中不良资产 5.9亿元,损失类3亿元、可疑类 2.9亿元;固有业务中信用不良资产为 1.7亿元,较年初增加了 6992.06 万元。

  根据相关媒体报道,截至今年10月末,公司管理信托资产规模1886.32亿元,合并固有资产71.88亿元,净资产70.17亿元。今年1月至10月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.06亿元,同比增长11.23%;净利润2.90亿元,同比增长27.75%。从该数据可以看出, 2019年1-10月国元信托的各项经营数据相较2018年同期略有好转。虽然,2019年尚有二十余日,年报也并未披露,但是,以现有的数据来看,2019全年营收和净利润两项指标想要回到2017年水平并非易事。

  创新能力不足或成公司绊脚石

  今年11月底,据媒体报道称,国元信托董事长许斌认为信托业就像一座桥,桥的两端是资金的需求方和供给方,只要过桥的人还在,这座桥就会越建越宽。另外,许斌坚信,国元信托从2017年开始的业绩下滑不是坏事,这恰恰证明了“依法合规、稳健经营”是国元信托长期坚持的经营理念。他坦言,国元信托一直是个“乖孩子”,因此在监管压通道、控房产的背景下,开展业务非常谨慎,业绩也随之下滑,但带来的是投资者的财富安全与稳定收益。

  上述观点似乎与国元信托实际情况有所出入,用2017年以来的业绩下滑来证明经营稳健、依法合规可能有些牵强。如果国元信托真是“乖孩子”,开展业务非常谨慎,那么为什么会有同一区域连续多个信托项目出现违约?如果国元信托真能为投资者带来财富安全与稳定收益,那么为什么会单方面更改信托到期日、本金迟迟不能兑付,导致投资者不能安全通过国元信托这座“桥”?

  国元信托在2018年报中也承认自身创新能力不足,政信合作业务集中度偏高,存在一定程度的通道业务路径依赖,创新能力、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能力仍需加强。毋庸置疑,如果国元信托短期内不能处置好风险资产、找到优质的投资项目,这对公司和投资者产生的影响都是无法估量的。

  (责任编辑:赵鹏 )